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什麼是丟臉?誰是王八蛋?


世界大學運動會在台北舉行,是台灣最近的大喜事,即使對運動沒興趣的人也會感染一些喜氣;但台灣因為主權地位的特殊,只要一面對「國際」,就一定會面臨「國籍」問題,讓這場喜事多了一些不同的情緒。

打從819的開幕那天,這場國際賽事就不得不攏罩著「政治」,而國際型活動,又怎麼可能無關「政治」?那些喊出「運動歸運動,政治歸政治」的人,不是虛偽,就是無知,沒有政治哪來的國際活動?哪個國際活動不用牽扯到政治?就連國內活動很多都得透過官方才能舉辦,這當然是政治!

但顯然,台北市這次所承辦的世大運,官方想把政治踢開,不但奧運總會禁止了「台灣」之名,連民眾想表達台灣之名都要被「勸退」。原本說好的小旗子,不管是中華民國那支黨國不分的旗幟,還是印有台灣圖騰的旗幟,開幕當天都是可以帶進場的,只要沒有「標語」。但當天卻看到許多台灣小旗被丟在會場門口的棄置桶內,雖然它還不是台灣國旗,但看在眼裡還是感到十分痛心。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作家之死留給我們的課題

今年四月「一位作家之死」,從事件發生到現在,雖然引起社會上非常多的討論,但我始終認為有一大部分是抓錯了方向,而且現在竟還扯出案外案,著實令我吃驚與難過。

雖然我沒有林奕含的相同境遇,無法完全體會她的傷痛與無助,但是書寫自己並發表於世,這樣的經驗我並不陌生,所以很能體會書籍在出版之後的心路歷程。書寫自己可以是一種情緒的抒發與療癒,但公開發表自己,尤其是傷痛的經歷,卻非常需要勇氣。將自己過去的不堪,從內心深處掏出來攤在大眾面前,除非已經釋懷,否則極有可能造成二次傷害,如同在法官面前必須陳述一切,試想,那是多大的難堪與不安。即使她採用的是小說形式,但讀者不免會將故事主人翁與作者親身經歷聯想在一起,騙得了一時、騙得了他人,卻騙不了自己。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文化部請拿出你們的專業

事物的美好不在碧海藍天、音樂美食,而在於不腐蝕的人心。

***

去年(2016)6月,我曾寫了一封信到文化部部長信箱,告知「2015花東原創生活節」一案的策展人之一黃福魁先生突然與我終止合作,後又侵犯我的著作權一事,文化部回覆我:「本部已請活動承辦單位臺東生活美學館再作了解並妥適處理。」隨後,臺東生活美學館回覆我:「本館會進一步瞭解,避免類似情況發生。 」

隨後,我寄出存證信函給侵犯我著作權的兩位當事人,以及台東生活美學館館長李吉崇先生之後,依然沒有得到館方正面回應,直到我將案件送交法院進行訴訟,過程中,李館長才打電話來跟我道歉,並說如果他早點知道這事就不會讓它發生,我以為他是誠心道歉,在電話中希望他可以當下進行彌補,但之後對於原本可能的和解,李館長依然不聞不問,任由黃福魁等被告在法庭中對我進行人身攻擊,並試圖向法官扭曲事件發生經過;而身為該活動出資與指導單位的文化部也是從此不再聞問,讓一個國家級活動的策展人逕行以權勢罷凌專業,對請來製作紀錄片的導演,毀約背信又侵犯著作權。請問文化部對藝文創作者保障了什麼?或者身為一個活動主管機關又承擔了什麼?

這訴訟案件在今年五月獲得法院宣判,確定被告策展人黃福魁與影片製作者趙昕南(又名:趙健岑)二人敗訴,必須支付十萬賠償金給我,剛好就是我的律師委託費;而身為活動委託人的李吉崇則被法官認定無需擔負連帶責任,這跟最近社會上幾起引發大眾喧嘩的「雇主應負連帶責任」或「設計者應負連帶責任」之判決結果顯然大相逕庭!

2017年6月5日 星期一

雙北需要淡水,淡水不需要大橋!


本週二(5/23)上午是淡江大橋主橋再次招標開標的日子,週三下午則是環評大會討論主橋是否通過環差審議的日子。從今年(2017)初就招標的淡江大橋主橋,三度流標,這次在交通部追加9億預算成為94億後,每公里工程預算早比蓋雪隧還高出許多,雖採最有利標,仍因無廠商前往投標,再次流標;而這幾次招標,都是在主橋環差審議還未通過時。

我不懂台灣的環評程序為何如此?更不懂為何一個建設開發案從訂定到現在已經將近30年,環評通過也已經快20年,在未動工的情況下,為何不需要重新進行政策環評?那可是一個世代的差異!難到台灣從上一世代到這一世代都沒有一點思維上的進步嗎?我們一直處在開發中國家的階段?還是因為掌握政權的老人始終不願真正將權還於民?

對反對興建淡江大橋的人來說,我們很單純地就只是不想淡水夕照被遮擋、不想淡水河口被攔阻、不想看著淡水發展一步步走向庸俗,如此而已;但對開發派來說,這些理由都難以說服他們,還會被冠上「不食人間煙火」之名,或是抱著陰謀論不斷抹黑我們,甚至說我們自私,只想自己每天看夕陽,不顧淡水交通的死活,說得好像淡水沒有大橋就會窮途末路一樣。唯心論者該如何與唯物論者溝通?精神層次這麼不重要的話,為何台灣宗教如此蓬勃?難道只為升官發財、獲取資源?而眼前所能獲得的心靈滿足反被棄之如敝屣,人多矛盾啊!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從我的著作權官司來看谷阿莫侵權事件

先說明,我是一名紀錄片導演,這意味著我注重自己的著作權,同時我也擔心自己不小心侵犯到他人的著作權。而我最近剛好有一場打了半年的著作權官司,所以有一些法庭審理上的心得與建議。

我的這場著作權官司是因為對方違反我們之間的影片授權約定,我所拍攝的毛片被對方超出使用範圍。在開庭審理的過程中,雖然法官已經認定對方侵權,必須支付賠償金,但法官也要求我這原告必須提出「具體的市場價值」,他才能依照我的「實際損害」來判決賠償金額,否則他只好依照著作權法規定的「1~100萬」來判處他所認為的合理金額。

當初我給對方的授權金只有三萬,因而法官認為我的毛片所具有的「市場價值」不高,即使對方侵權時間超過半年,而且還做了第二次利用,依照過去案例來看,判決下來有可能連律師費都支付不起。


2017年3月23日 星期四

檢討錯方向的「一日遊」行程

二月發生的「蝶戀花」重大車禍事故,引發社會與政府的檢討聲浪,政府目前所做的是要求業者將「一日遊」行程下架,但我認為這是因噎廢食的作法,現在最重要、最迫切的項目除了車體結構的安全性檢查(不一定是拼裝車問題,而是要追溯到老舊車輛)外,還要檢視駕駛員的勞動條件,而勞動條件差跟一日遊行程卻不必然畫上等號關係。

我想所有開過長途車的人都知道,駕車是一件非常耗神的工作,要有很大的專注力才足以應付道路上的各種狀況,尤其是在高/快速公路上,和狹小蜿蜒的山區道路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常說不要跟駕駛員聊天,不要干擾駕駛員行車(例如在車上大聲喧嘩、唱卡拉OK等),這些都有可能造成司機的分神。通常一次駕駛超過兩小時,便會覺得異常疲憊,需要休息,更何況是連續駕駛四小時,而且是天天早出晚歸,這根本是把司機當超人。

(上圖:台灣美景多,安排旅遊行程要考慮路途是否可能造成司機過勞。)

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

消失的城鄉紋理與記憶

(1)

上一個世代提出的開發計畫,能料到下一個世代的永恆嗎?

(上圖:淡海新市鎮的土地使用率至今約三成)

每回開車從沙崙路轉進淡海新市鎮,內心總是五味雜陳。眼前的筆直道路,車潮稀疏得可以從這端望向那端;兩旁的矩型地皮,雖坐落幾棟高樓卻是留下更大片空白。偏簇一隅的水泥叢林裡,一條不斷發生施工意外的輕軌高架擁擠地竄過,從車潮處遁入渺無人跡的暗夜中,大樓燈光依舊顯得寂寥。

淡海新市鎮這片400多公頃土地,在二、三十年前如同北邊的「淡海二期」土地一樣,地勢高低起伏、樹林滿佈、古厝散落,那時有一片叫「粉鳥林」的樹叢,曾經記錄著我們的青春笑語;如今笑語已遠,只剩炒房客的喧喧鬧鬧。而這前後對比景況,恐怕也是台灣近幾年許多「新市鎮」的寫照。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編造故事」只是合理行銷手段?

一個月來連續爆發兩則「假身世」、「假自傳」的新聞事件,可以從好幾個面向來探討,這裡我想談的是:「已經被扭曲的行銷故事」。先來說說我親身遇到的一個詐騙事件。


前幾年我想買台二手休旅車,在拍賣網上看到一台合我意的,網頁上的介紹詞大致如下:「這是我爸爸的工作車,因為他退休用不到了,所以想把它賣給有緣人。」我打電話去問詳細情況,對方告訴我這車行駛了十幾萬公里,都有定期做保養,我們便約了看車時間。

2016年10月15日 星期六

淡江大橋罪狀,罄竹難書

部分人士「額手稱慶」的淡江大橋,自從改了國際標之後,似乎反對聲音變小了;也或者大家認為此事已定,再反無用。但是橋型再美,在夕陽為背景的剪影下,仍舊是一道黑色陰影;而蓋好的美麗灣都可以判定拆除了,還沒蓋起來的淡江大橋當然還有機會擋下,需要的是大家的決心。

但也別以為此乃「選舉橋」,朱市長只是說說而已,未必會蓋;事實上,淡江大橋的八里端引道已經有進展了,從網路衛星地圖就可以清楚看到。接下來的地目變更、土地徵收、第三標的主橋工程發包,也將在今年底以前陸續完成,此時是擋下大橋的最後機會了。

過去,筆者曾為反對淡江大橋之興建為文多次;今天,我再列舉淡江大橋的多項罪狀,或許有助社會大眾更加了解,為什麼我們一群愛淡水的、在地的淡水人,於2013年組成「反淡橋護夕陽陣線」至今,堅決反對興建淡江大橋的原因。



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反淡橋護夕陽」連署海報下載列印


「反淡橋護夕陽」連署海報,歡迎大家自行下載列印使用
店家、單位、社團等等(不一定要淡水,全國皆可)
或是用電郵、line寄給你的朋友,大家一起衝連署

海報大圖下載:https://goo.gl/i8f9Zh
文字雙面圖檔下載(說帖):
https://goo.gl/zvWz3xhttps://goo.gl/SPMBxa
連署表格下載:https://goo.gl/Iqbyq1

建議海報以A3或A4彩色列印貼在顯眼處,
文字圖檔以A4雙面黑白列印多張後讓人自取或散發,
連署單單面或雙面印刷皆可。

紙本連署單寄交給我們的方式:
一、直接將上面的連署資料填寫到網路上的連署頁面
https://goo.gl/iMz3i
二、清楚翻拍之後到我們的粉絲頁用私訊將圖檔寄給我們
https://www.facebook.com/TamsuiRiverSunset/
三、同樣清楚翻拍之後將圖檔用電郵寄到:seeingimage@gmail.com

如果您覺得說帖圖檔不夠清楚也可以拷貝下列文字,排版方式可參考下圖:

2016年9月17日 星期六

寄予過多幻想的蓋橋後交通美夢

前幾天(9/13)上班尖峰時間,淡水竹圍路段有一起連結車爆胎後倒臥在路邊的交通意外,造成原本該時段就容易塞車的竹圍,車輛更是回堵到登輝大道,經過1小時才紓解,使得用路人抱怨連連,也更加寄望淡江大橋的興建可以解決淡水塞車惡夢。

筆者自己也是用路人,對於該路段的尖峰時間路況有些觀察,雖然我很幸運沒有碰上這場意外所造成的回堵,但是對於部分用路人把塞車歸罪於沒有淡江大橋的邏輯,我想在此提出一些質疑,也對淡水交通提出一些解決方法。

(圖:平時的關渡橋根本沒甚麼車,一旦有了淡江大橋,平時更會是一座蚊子大橋。攝於下午快五點。)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淡水居民給林全院長的一封信

親愛的林全院長您好:

自從新政府上任以來,台灣人民莫不對你們抱著極大的希望,希望你們對於前朝的一堆爛帳可以加以改革,讓萬象更新,讓人民可以不必再辛苦上街頭,台灣從此有一個安心、愉悅的生活環境,雖然這些事不是一蹴即成,但至少是否可以讓我們看到你們的決心和一點實際作為。

最近您跟幾個公民團體面對面交談一些社會議題,我想這樣的作法,應該要給您掌聲,至少是過去歷屆院長從沒做過的事;但是,您知道嗎?台灣這個積惡習已久的社會,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您了解,並徹底改革,否則台灣不用等敵人來攻打,人民為了生存、生活,就要自動投降了。

我這裡要舉一個例子,其中關鍵字是:環境倫理、新市鎮開發、文資保存、社會均富,什麼例子會牽涉到這些?我要講的是「淡江大橋計畫」。


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從淡江大橋透視環評之荒謬性

淡江大橋建設案於1980年代末提出興建計畫,1999年通過環評,後來因無興建急迫性而被暫時擱置;到了2010年又重新啟動,經過三次環差審查後,於2013年再次通過環評,開始兩側引道的工程發包;接著又於今年7月招開第二次環差會議,主要針對主橋的環評審查。筆者看了歷年的幾份工程書與環評會議記錄,在此約略提出幾項質疑。


2016年7月28日 星期四

我為什麼要繼續反淡橋

今天記者打電話來問我反淡橋連署的事,她的第一個問題竟是:「現在淡橋已經要蓋了,為什麼你還會出來發動連署?」我著實楞了一下,我以為她會問我已經寫在連署網站上的那些東西,或是我部落格裡的那些反淡橋資料。但想想也對,她如果問我這些,我會叫她自己去看我的文字就好了,應該寫得很清楚,再有問題,我可以進一步說明;但她一下子就問我一個「很內心」的問題,我一開始有點不知怎麼回答她。而且我想,她真正想知道的應該是:都已經這種時候了,反對還有用嗎?不會太傻了嗎?


2016年7月24日 星期日

萬人連署救夕陽,立即停建淡江橋

爭議性極大的「淡江大橋」預計要在2016年底發包第三標主橋工程,搶救淡水夕照、淡水河口景觀,現在是最後機會了,請大家加入連署並廣為宣傳,與我們一起向中央政府做最後一次請願,希望新政府跳脫開發思維,不要跟風前朝爛帳,更不要當摧毀重要文資的歷史罪人!

2016年7月20日 星期三

與文化部商討「淡水夕照暨河口兩岸」指定為文化資產

本月19日下午,我與三位夥伴,與文化部長鄭麗君、文資局副局長張仁吉等人,於文化部辦公大樓有了一場關於『「淡水夕照暨河口兩岸」指定為文化資產』的會談。這場一個多小時的談話,有兩個結論是:
一、要我繼續向新北市政府提報夕照文資,而中央能做的只是發函請他們審議,因為新文資法的意思是,只能針對已經被地方列為文化景觀的,才能再由中央指定為國家級。請問這樣的文資法算有修好嗎?而大家覺得新北市政府有可能讓它審議通過嗎?
二、鄭部長會找交通部談一談淡江大橋的必要性,我覺得這條的機會比較大,至少拖到朱立倫下台,因為他對此事非常用心、用力,可別讓橋真的蓋起來了。

要感謝三位夥伴的陪同:曾道雄老師、老淡水人阿忠哥,還有也住淡水的陳建志同學。也要謝謝那位穿針引線的神祕網友,今年6月中,我寫了一封信到文化部長信箱(請見:http://seeingimage.blogspot.tw/2016/06/blog-post_25.html),但文化部的回應只有一句話:「關於 臺端詢問案件,係屬[文化資產局]權責,已為您轉請該機關辦理。」然後就沒了下文。大約一個月後,我在臉書上表達對此事的不滿,不久就收到文資局來電,說部長要找我談這事,部長秘書也私訊給我,說我寫的那封信沒有進到部長辦公室,以後會注意書信流程。


2016年7月11日 星期一

對「一票入場看書看到飽」的「社會企業」之看法

最近某大企業的退休老闆在台北市東區開了一家「社會企業」,宣稱付100元即可在其燈光美、氣氛佳的店內無限看書,還有無限飲料暢飲,引來許多人正負兩面的議論,讓我也不禁思考這件事的利弊,畢竟跟我的本業相關,應該要關心一下這件事的效應。



2016年7月5日 星期二

為「淡水夕照」向文化部長鄭麗君請命

鄭部長您好:

昨日您在民間藝文團體的邀請下有了一場文化論壇,可惜我因為事前沒有收到相關訊息,所以並無與會。不知您有沒有可能主動發起公民論壇?如您所說,文化是全體國民的事,而文化其實就是我們庶民百姓的生活。

不過,很高興您在前面的開場論述中,提到了我最關切的文資保存一事,並打算將它列為國家重大政策。在文建會剛要轉型為文化部的那一年,我也曾寫信給當時的龍應台部長,請她重視台灣的影像資產,許多老照片隨著老攝影家的凋逝而漸漸散失,成立攝影博物館為台灣保留歷史影像是刻不容緩的事,當時我在網路發起一人一信的公民運動,最後也在文化部成立之前獲得龍部長的首肯,積極辦理博物館成立的相關事宜,幾年之後,也在攝影界的持續奔走下,近年終於看見了曙光。(「一人一信要求攝影博物館」之相關資訊請見:http://seeingimage.blogspot.tw/2012/05/by.html

2016年6月23日 星期四

記憶的價值

台北市最近啟動公辦都更,以大同區蘭州國宅等,以及萬華南機場公宅等作為所謂「旗艦10點」之二,因為這兩區加起來共有三千多戶民宅,而且大多為經濟弱勢家庭,引起社會較大關注。昨天我去了蘭州國宅看看,因為這裡離我的出生地很近。

幾個阿桑坐在廟前聊天,我拿著攝影機靠近,問能不能錄影,他們就紛紛走散,讓我有些不好意思。其中三位沒走的,我繼續跟他們聊,但因為他們堅持不入鏡,我也只好不勉強。他們都是這裡的老鄰居,從國宅五十幾年前剛蓋好,他們就住進來了,剛開始也是繳貸款,雖然坪數不大,借用公共空間加蓋一下,也是一家人住到現在,年輕人不想住這裡的,就自己到外面找房子住。

問到對都更的看法,一開始他們說,應該沒那麼快吧!很多人還不同意。為什麼不同意呢?因為還要添錢買坪數,這裡很多是連三餐都有問題的人,哪裡來的錢?而且現在的房子動不動就要上千萬,我們哪買得起,如果政府給我們一個我們繳得起的價格,貸款個一兩百萬,那還可以慢慢繳,但是有可能嗎?坐我旁邊的阿嬤拿了一塊她們正在吃的餅乾給我。


2016年4月14日 星期四

聊一下我遇到過的詐騙

最近中國大動作到肯亞逮捕台灣犯罪嫌疑人到中國接受調查一事,揭發了台灣詐騙集團長久以來「行騙天下」的惡行,姑且不論他們是否確定犯罪,我想先簡單表達一下對此事應有的態度:

1、先瞭解國際法規與兩岸協議內容,該誰審就誰審,該誰執行就誰執行,不要犯國族情緒,但堅守兩國原則。
2、為避免有冤判、嫁禍等情形,台灣也應該主動參與調查過程,必要時介入審判。
3、應注意受押時的人權問題,避免嚴刑逼供,他們畢竟是台灣人,政府有責任關心。
4、審判結果雙方尊重,只要不是太離譜的刑責(例如判死),台灣大概也只能接受,誰叫他們不騙台灣人就好(XD)。
5、為防範未來,台灣應對詐欺犯的刑責做檢討,該重判就要重判(其他犯罪也是),避免成為詐騙集團的國際搖籃,丟臉丟到國外去!


另外,來說一下我曾經遇到過的一次詐騙經驗。

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從淡江大橋設計者猝逝與新政府即將上任再談淡橋必要性

(文:施云,文字與影像自由工作者)

自從2013年4月的第三次「環差會議」在地方首長與民代的強大壓力下「有條件」通過淡江大橋興建案後,在1990年代提案就一直爭議不斷的淡水河口大橋是否興建就差不多已成定局。

儘管當年5月曾有一群以理性的唐吉軻德之姿的藝文界與學術界,以及廣大的支持者在淡水河邊進行了一項「獻給母親河,不要告別淡水夕陽」的音樂活動,仍喚不醒決策者對台北母親河繼續剝奪的貪婪之心,於6月的環評大會中對興建大橋拍板定案。


2016年3月31日 星期四

心態決定一切(看牙心得)

最近為了修牙齒,看了四位醫師、三個診所,因為可能會需要做假牙,所以就認真比較,也學到很多。除了知道假牙材質的種類、特性、價格之外,也發現醫師態度好重要。

前面三位醫師,不能說他們不好,若只是想要洗牙,他們算是稱職(但其中一位採3分鐘快洗,我想她應該是不喜歡這工作);但我想,牙醫的功能應該不只這樣吧?若是蛀牙要修牙齒,你就會很明顯看到每個牙醫師的態度了。對同一顆蛀牙,有的幫你用樹脂補一補,補料掉了就要你拔掉牙齒,有的說套上牙套就行了,問他牙套價錢,只給你兩種選擇,一種是金屬,一種是瓷牙,你沒多問,他也不會告訴你差別在哪裡。我想以上所述的這類醫師應該是佔大多數。

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在加路蘭的旅程(紀錄片)

影片名稱:在加路蘭的旅程(A Journey in Kaluluan)
片長:59分鐘,完成時間:2015年12月(最新版修訂於2016年6月)
導演:施云(Sophie Seeing)

影片大綱:
因一個主題式的創作展,幾位藝術家聚集在加路蘭部落的陶藝工作室創作與生活,導演在這一個多月的「生活創作營」中,將全程分作幾個段落來呈現這一段「旅程」。旅程中,透過身體的勞動與土地交換資源,尤其是使用當地泥土做成的陶鍋來煮食,其學習過程與最後呈現都成了此次旅程的一部分。影片中也見到夥伴間的互動情形,一切看來如此美好,卻在旅程即將結束時,發生了一場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局,讓這次旅程有了一個不同的詮釋角度。




2015年8月19日 星期三

《台灣有機生態家園》新竹縣尖石鄉--石磊部落

前陣子的「蘇迪勒」颱風為台灣北部帶來不小災害,可說是另一次的八八風災;我在《台灣有機生態家園》一書中也介紹了幾個北部社區,今天貼一篇新竹山區的泰雅部落,他們也正以有機農法試圖找回離家的族人,在此祝福他們平安,遠離天災。


位在大漢溪上游,雪山山脈深處,新竹縣尖石鄉通往桃園北橫公路的玉峰村,從玉峰大橋轉進,在海拔八百多公尺處,有一個施行有機農法的泰雅族部落--石磊,泰雅族語名為「Quri(谷立)」,意為「山凹下去的地方」,亦即「鞍部」、「山谷」,這些地名正說明了石磊部落的地形。

石磊部落的有機農業發展,得從2004年的「艾利風災」談起。這個八月的中度颱風輕輕略過北台灣,卻為北部山區帶來大量降雨,也帶來巨大傷害,發生嚴重土石流,讓原本就崎嶇難行的新竹山區道路更因此柔腸寸斷。風災過後,石磊部落族人痛定思痛,力圖振興部落產業,當時的基督教長老--徐大衛,正任職「谷立部落文化觀光生態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已經從事自然農法十多年的他,決定帶領部落一起朝向有機生態村發展。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從一束花開始

生命的枯萎,受傷的只是自己;但心的枯萎,可能連他人都傷害了。


先來說說這束花的故事......

這13朵花跟了我十四年了,它原本有15朵,從巴黎跟著我的行李回來的,差點被海關誤以為是凶器;它其實是某香水公司的行銷活動,為新產品所做的罌粟紙花。那天,我在街上無意中碰到這活動剛要結束,原本的一片花田即將拆卸下來,好幾條人龍正依序跟工作人員索取這些要分送的花,我也跟著排隊排了兩次。第一次因為只拿到一兩朵,所以我又排了一次,這次是一位黑人帥哥用微笑給了我一大束,讓我心滿意足地離開現場。

我手裡拿著這一大束紅花走在街上,十分顯眼,好幾個路人都看著我手上的花對我微笑,我自然也不冷漠。一位小女孩扯了媽媽的手,指著我手上的花跟她說了些話,媽媽來對我說,希望可以分一支給她女兒,我毫不考慮就送了;走著走著,路邊有一位帶狗的遊民,牽著他的狗也對我說,希望分他一支,我同樣爽快給了,這些都換得一句彼此的祝福:「Bon journée!(祝擁有美好的一天)」

2015年7月17日 星期五

《台灣有機生態家園》前言:有機難不難?


有機的價格與價值

一般,我們對有機作物的印象是:又醜又貴,似乎這兩個結果是它的宿命;但是在我拜訪近百位有機農民與專業者之後發現,原來現在有機技術臻於成熟,只要用對方法,有機作物不但不醜,而且產量直逼慣型。所以有機農法是否能有被普遍使用的一天,就是有機作物可能平價化的一天。

我一直認為,食用健康安全的食物,只是人民的基本權益而已,如果有機作物只是少數付得起或捨得付的中產以上階級者才能食用,這將使基本民生物資成為一種階級,我並不樂見!

2015年7月14日 星期二

新書《台灣有機生態家園》目錄


《台灣有機生態家園》
作者:施云

27處極具潛力的有機生態社區,訴說人與土地應該建立的友善關係,其成功經驗為台灣農村提供了未來發展的最佳範本。

本書目標讀者群:
一、想去有機生產區做深度了解兼生態旅遊的社會大眾;
二、想尋找可信賴的有機健康作物的消費者或銷售員;
三、想了解他人如何成功穩定量產有機作物的農民;
四、對有機農法有興趣並願意加入社區共同努力的新農民;
五、想推動有機農村與生態導覽的社區營造員。

本書的期望:
對社區來說:一、鼓勵用集體力量來影響有機農業的推動;二、藉由有機農業的發展帶動農村的活絡並促使年輕人回鄉發展;三、生態導覽等旅遊行程可使農村發展更加多元。
對讀者來說:一、透過導覽與體驗的旅遊行程可兼具感性與知性;二、消費者與生產者直接接觸可增進對食物來源的信任;三、直接向農夫購買有機作物可避免中間過高的差價。

晨星網路書店
http://www.morningstar.com.tw/bookcomment-2.aspx?BOKNO=0113036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從八仙粉爆事件看見台灣政府的無賴性格

【圖片為淡水祖師廟慶典的過火儀式】

八仙粉爆事件發生至今已超過一週,除了看到中央政府殘缺不全的緊急醫療調度,和新北市政府直接將出事矛頭指向業者疏失之外,完全看不到政府為公共安全的「督導不周」自責過一句話;但發生死傷人數多達500人的重大公安事件,難道政府沒有責任?如果早有明確法規,而業者明顯「違法」,我們便可以「依法懲治」,包括傷害的求償對象是誰,而不是急著開立捐款專戶,或是不經民主程序就對業者動用「私刑」以展現魄力,這些動作都只讓筆者看到了當今執政者的無賴性格。

隨著一週來的警方調查與各界揭出,八仙粉爆肇事原因漸漸釐清,而我們看到的不該只是個人疏失,更應該看到結構性問題:
一、對於大型活動的舉辦,政府本來就有責任制定相關法條來督導主辦單位的安全措施,但如今仍只有交通部觀光局對遊憩事業的場地規範,以及水空活動的管理規範,而對業者的違規變更卻也在失查狀態中,顯見政府管理單位之疏失;
二、早在兩年前有業者引進彩粉活動時,就有專家提醒使用玉米粉的危險性,但政府相關部門卻始終漠視,只有對引發的環境污染問題有所規範,而勞動部對工業粉塵卻有很明確的規範,更顯見有其必要性;
三、一般社會大眾對澱粉類粉塵可能引發的災害與急救認知不足,以致無法在第一時間做正確補救,而政府也沒有善盡教育民眾與廠商的責任,如果認為這是一般常識,那不是更應該對已知的危險有所規範嗎?
四、如果認為彩粉活動是可以控制在安全使用的範圍之內而不願加以禁止,那至少也應該對彩粉的安全使用有所規範,包括毒性測試、易燃測試等,對於容易吸入肺部的問題也應該注意,而且活動當中也應該要有災害預防措施,而這也不只是針對彩粉活動而已。

2015年6月6日 星期六

在執行死刑的這一天

2015年6月5日,今天國家執行了六個死刑犯,這樣的消息,讓我的心情是沈重的,甚至為這世界的不堪而流下淚水,儘管我是贊成死刑的。

不管主張是什麼,都無需幸災樂禍,或冷嘲熱諷,叫囂謾罵,而該為那六條生命,以及被他們殺害的亡魂祝禱,好好重新做個好人,如果你相信有輪迴的話,或者在另一個世界好好懺悔贖罪,或者只需當做一件事告一段落,好好過接下來的日子,但是對於可能防範的犯罪,仍要全力以赴;並且,我們都不希望有冤死者。

雖然國家此時執法,不排除有其政治目的,是紓解民怨、減少廢死壓力也好,是為掩蓋某些重要新聞也罷,但重點在於,台灣是有死刑的,也有多位死刑犯等著伏法,執行只是遲早的事,而法律本來就是一種政治工具,否則應該何時執行才不會有政治意圖之議?「欲加之罪,何患無辭」,請廢死派不要再表現出不理性的歇斯底里了,還有人因為今天又出現殺人案件,便又說出死刑無用論,但你確定在他決定犯案前,已經知道今天要執行死刑了嗎?

但是,死刑治標不治本,猶如身體得癌症做治療一樣。發現惡性腫瘤,通常會想立刻開刀將它除去,但是除掉之後的身體保養,跟預防癌細胞繼續在體內生長,才是保命重點!與其費力爭論死不死,不如多花時間力氣想想如何改變社會體質,預防下一個悲劇發生;當然,這是一條更漫長艱辛的路,但要改變社會,本來就不能便宜行事啊!


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在北投女童被害之後


以下為我在臉書前後發表的關於「死刑」和北投女童案件發生後的零零碎碎看法,可能陸續增加,也持續思考,謝謝。

* * *

北投曾是我進出三年的地方,文化國小旁的大馬路是當年的必經之路,附近幾家餐館、郵局我都曾經去過,昨天發生「女童被害事件」時,我就在離她不過十幾公里外的地方,或許是這些原因,讓我深深陷入悲傷的情緒中......

2014年8月25日 星期一

〈爆炸的小鎮, 空蕩的鬼城〉原文收錄在《海市蜃樓III》

以下文章為本人為姚瑞中所著《海市蜃樓III》所撰寫之專文,以圖片形式轉貼。今(2014)年10月姚老師將發表第四部台灣閒置空間大全《海市蜃樓IV》,敬請繼續支持~~

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民眾阻礙交通表達訴求是暴力嗎?


來說一件我在法國遇到的「不便民」故事!

那年我在法國待了大約十個月,街頭最常看到的字,除了交通號誌、廣告、休息營業標示以外,大概就是「grève」這個字。商店拉下鐵門,門上貼了一個字「grève」,博物館收票處沒人,但貼了一個字「grève」,鐵路車站沒服務人員,還是「grève」這個字,讓我想不認識這個字都難。

2014年4月1日 星期二

白狼明示給台灣人的真相


曾被台灣政府列為黑道通緝犯的張安樂,綽號「白狼」,自從去年中於中國「光榮」回到台灣後,鮮少有驚人之舉,卻選在今天4月1日率眾到立法院外與反服貿學生來個「愚人節」喊話。

此「反反服貿」組織由白狼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為首,再加上幾位自稱工會領袖、上班族的成員,率領大約500人前進立法院外,不僅人數與330的凱道50萬反服貿民眾不成比例,從其成員輪流上指揮車喊話內容,也可以做出以下合理推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