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12年5月6日 星期日

八里張家的最後一夜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非常微弱的聲音,微弱到讓我又問了她一次,才終於聽懂她說的是什麼:「我家下週一要被拆了。」來電的是張小貓,八里張家的女兒。

前一陣子去張家錄影採訪,張爸爸跟我提到眼前那棟藏在樹林裡的兩層樓鋼架透天厝。他說:「我家原本是在旁邊的一間土角厝,從日本時代就有了,那時候的房子沒有建照。三十幾年前因為土角厝壞了想要重建,但是政府說沒有建照就必須以『農舍』名義重新申請。那時候,還沒有台北港的填土造陸,我的土地離海邊很近,旁邊有一條溪溝通海,水利局未經我同意,就在我的土地上築起了長長的防洪堤。政府說因為有公設(指防洪堤),所以不能申請農舍。我就向政府提出拆除堤防的要求,幾經公文往返,他們終於在民國84年拆除了堤防,我也在889月請領到建築執照而著手進行蓋屋。」


「但是因為他們在拆除堤防時,動用了砂石車進到這裡,我們家附近的小路變成了大路,我準備蓋屋用的建材一車車被偷走,原本一年可以蓋好的房子卻無法完成,我只好向鄉公所申請延期半年,但是建材還是經常不翼而飛,一共被偷走了十幾次,半年後我的房子還是沒好。我又向公所申請延期半年,這次公所說法令改了,權限到了縣政府,我又向縣政府申請,縣府卻說必須鄉公所同意,兩邊互踢皮球下,我的房子在90年完工,再去申請補照時,就怎麼樣也申請不下來,他們搬出一堆法條,就是不發給我使用執照,就連經驗豐富的代書都弄不懂為什麼。一直到現在,我歷經千辛萬苦蓋好的房子,卻成了新北市政府眼中的『違章建築』。」張爸爸滔滔不絕地在我的鏡頭前,說著這段聽起來像是一筆迷糊帳的往事,在言語中仍不時透露著無奈和對政府的不滿。

民國88年,剛好是「台北港毗鄰土地特定區計畫」被經委會定案的這一年。之後,由台北縣政府辦理的「臺北港特定區計畫」在948月獲得內政部同意,開始進行都市更新計畫,於1004月核定開發範圍。整個「台北港特定區」總面積為4455公頃,港區3102公頃,溼地及漂沙帶215公頃,陸地面積為1138公頃,其中屬於民間私有地為956.75公頃,而張家的土地就位在這片依法必須被徵收的土地上。

去年(100年)5月,張家收到新北市政府的「台北港特定區區段徵收說明會」的通知單,才知道自己的土地將被徵收開發成新市鎮,張爸爸在這片祖先留下來的土地上所辛苦經營的園藝栽培事業即將化為烏有,在說明會上怎麼喚也喚不回。

政府給地主的兩個選擇:一個是以土地4成比例發放新市鎮抵價地,一個是以公告地價加4成的金額徵收。如果選擇前者,地主所得到的土地不論未來是否增值,都再也不可能繼續務農;如果選擇後者,所得到的現金在房價日漸被炒高的八里,再也買不到相同面積的房屋或土地。

不論地主再怎麼抗爭,始終改變不了政府的顢頇與霸道。去年8月、9月,1200多位地主紛紛收到「區段徵收通知單」,限期今年(101年)420日前自行拆遷,將可獲得50%的獎勵金,否則即以上述價額強制徵收。大多數地主,即使心有不甘,還是在限期前搬遷了,並完成行政手續;唯有兩家,亦即從事園藝栽培的張萬益先生家,和歷代務農的汪菊阿嬤家,他們決心跟政府奮戰到底,因為沒了土地,他們也無處可去。

汪菊阿嬤也同樣對著我的鏡頭細訴著滿腹的委屈,一片栽種竹筍和其他數十種果樹、蔬菜的田地,是她從小到老賴以為生的家園,辛苦栽種幾十年都不怕苦,卻因為去年5月的一張土地徵收公文,讓她和百歲老母從此天天以淚洗面。今年過完農曆年沒多久,因日夜擔心將無家可歸的母親終於撒手歸天,讓汪菊阿嬤家的拆遷期限被延展到百日之後,也就是524,但眼看著期限將至,到時她跟兒子要去哪裡。

聽汪菊阿嬤說,自從接到政府拆遷公文之後,他兒子緊張阿嬤會出事,已經不敢出遠門工作了,只要一看到阿嬤不在家,或是出門太久沒回來,他就會打電話關心。有次他兒子突然兩手把阿嬤抱起,說:「我要先抱抱看,才知道到時能不能抱著妳逃離怪手來拆家。」聽得大家心裡好難過。

另一位完全沒有準備搬家的張萬益,則在51那天被鄰居告知,有人在他家後門貼了一張拆遷公告,上面寫著:「違章建築......5月7執行拆除」,張家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到處找人求救,我也在4日那天接到張家女兒-張小貓-的電話,她希望至少我在7日那天可以去幫他們家錄影存證。

前次我去採訪時,他們還找來一位以前在現在的台北港海域捕魚維生的先生,他說:「小時候海邊就是我的遊樂場,但是自從台北港來了之後,連釣魚也不行,我們漁民還被限制不能在台北港附近5海浬以內的海域從事任何海上、岸邊活動。政府只給我們一些錢,例如我那艘船才拿了20幾萬補助,有時候想出海去補點魚回來自己吃,但是現在汽油那麼貴,大老遠出海一趟捕的魚獲還不如去市場買。我們的漁船本來也沒地方停靠,後來是經過爭取才有了現在的一個小停泊港。現在的我,只能靠四處打零工維生。」

先生開車載著我去看台北港,但是我們只能遠觀不能褻玩,連在車內對著海防用攝影機,都被用望遠鏡緊緊盯著,感覺像是回到戒嚴時期。也在車內的汪菊阿嬤又接到兒子打電話來關心,阿嬤告訴他眼前我們看到的景象,出海的那條溝渠,原本是他兒子會「非法冒險」去捕鰻苗的地方,現在兩側被築起了高高的圍牆,顯然以後連這小小生計都不得為之了。

被政府寄予厚望的台北港,到底值不值得那麼多小老百姓為它犧牲這麼多?我曾經訪問過一位在港灣工程界相當知名的徐順憲先生,他直截了當地告訴我:「台北港是政府的一個大夢!」台北港從86年規劃至今,規模從原先的小砂石港不斷擴大再擴大,規劃面積已經達到3000多公頃,但是碼頭使用率目前只有3成,在國內產業外移、經濟成長停滯、全球景氣不佳,以及國際碼頭競爭激烈下,要達到政府的預定目標,恐怕未來50年都還不一定看得到。【註:更詳細資料與相關影片請見:http://seeingimage.blogspot.com/2012/05/blog-post.html

至於所謂「台北港特定區」,在政府的規劃中描述得很漂亮:開發項目分為「產業專用區」及「娛樂專用區」,將可提供產業進駐,並作為貿易中心、商業辦公大樓、會展中心、娛樂園區、休閒觀光設施等,部分發展為擁有4500戶的住宅區,預計容納25000人。但是,我們都知道台灣是個少子化社會,全台卻有400多個都市計畫,預計容納比現有的台灣人口還多的數量,真不知這些消耗土地的新市鎮要去哪裡找那麼多人來住?

一座看不到未來的大港,要成就一片不知去向的港灣新市鎮,而且又是建立在犧牲一大群賴土地維生或被剝削權益的小老百姓身上,台灣如此的「經濟發展」,值得驕傲嗎?

這幾天隨時會面臨被拆屋的張萬益家,決定以最堅強的意志來捍衛家園,就算自己的家屋被政府以莫名的「公權力」、「公共利益」為由拆毀,他們也要以行動繼續喚起大眾對居住、對土地的良知與正義,明確告訴政府:我們辛苦建立的家園,不應為了國家空洞草率、好大喜功的莫名建設而被犧牲!



【八里張家守護家園行動,請大家來關心!】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54372937943878/
地點:新北市八里區中山路二段356118-6
(從中山路八里區公所旁邊的道路進去,第一個叉路走右手邊那條,第二條叉路走左手邊,減速注意右手邊竹林有小徑進去,走到底就是張家)蘆洲捷運站坐704在八里區公所下車,關渡捷運站坐紅22及紅13在八里區公所下車
聯絡電話:張小貓 0960-188208(張家女兒),02-26102311

1 則留言:

  1. 5.6記:

    剛才小貓來電說:有兩位警察到張家關切(約10:30pm),警察說,據「情資」,有人說明天會有抗議事件,所以來看看.....張家位在隱密的樹林中,幾十年來未曾有警察出現在他們家門口,此番舉動非比尋常.....據我猜測,警察可能是到他們家看看還有多少人在那裡,目前除了張家三人,另有兩位網友會留守在張家,為避免明天因為力單勢薄,市府趁虛而入,懇請有時間的朋友們,明天盡早到八里張家聲援.....感謝~到現場者請帶記錄工具和通訊工具,就算不能阻擋怪手來拆家,也要將國家暴力揭諸於世!.....剛才我們用手機通話到一半,居然遇到前所未有的訊號干擾,看來他們可能真的會來陰的,這是國家單位所應為的嗎?可恥啊!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