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12年5月26日 星期六

關於「台灣攝影博物館」的推動現況報告(by 施云)

歷史真相要從現在開始釐清,那是對後世的交代!

4.20我在臉書發動【一人一信致龍應台,台灣需要「攝影博物館」】活動,在5.10文建會來電時,已有300多人參加(持續增加中),其中寄出給文建會的信函約14-15封。



我在臉書發佈5.10中午最新狀況:

接到文建會視覺藝術科羅小姐的電話,談了一個小時(因為我還問了很多事),她說收到14-15封有關「攝影博物館的呈情書」,已經感受到大家對此事的關心(而且他們也很注意這臉書活動的動靜),龍主委也指示要積極重視並辦理,所以下午第三處處長(負責視覺藝術表演)已經約好莊靈老師詳談此事,我也跟莊老師確認過了,我們就暫停發信,靜待消息吧~~沒消息就繼續寫.....

電話中提到幾個重點:1.他們承認過去長期忽略視覺藝術,尤其是攝影這個領域和影像資產的保存,在歐洲這是很普遍的認知,所以攝影博物館確實是當務之急。2.在博物館硬體方面,他們也認為國有財產局確實手中有很多閒置空間,將來成為文化部之後應該有更多權限要求釋放出來給藝文機構使用,他們會努力。3.軟體方面,他們也認為「人」才是最重要的,應該積極培養藝術人才和藝文欣賞人口(後面是我提醒的),所以將來會多照顧藝術家和做好文化紮根,但這需要長期累積。4.博物館設施和經營細節要跟莊老師談過之後才會有進一步確認,目前只是一個概念,其他方面也是,還要再研擬,將來文化部成立,這業務會轉到「藝術發展司」繼續進行。5.對於先前給我的回應內容,主委自己看過也覺得有欠妥當,所以跟我道歉。........上面我用自己的話來說,大意如此。



接著在5.25收到「文化部」的正式回函:

施女士,您好: 臺端致函本部首長信箱,為催生臺灣攝影博物館,戮力推動呼籲社會共識,本部敬表感佩。信中提及期盼政府關照設立攝影博物館等事,本部說明如下:

有鑒於近年國內藝術創作及展示空間明顯不足,本會近期內將透過財政部國有財產局瞭解國有閒置空間之現況,對於暫無長遠利用計畫之建築,尋求具體可行之機制與配套措施予以活化及再利用,除藉以紓解視覺藝術、表演藝術等長期以來缺乏硬體之問題,也兼顧積極結合地區文化、藝文特色,以創造多元之藝術風貌。

民間倡導設立臺灣攝影博物館一案,是前述國有財產局閒置空間再利用的首要任務,現階段本部將尋求具有典藏功能的公立機構,妥善保存有散佚之虞的影像資產,後續也將規劃自臺灣早期黑白攝影進入數位影像乃至於錄像藝術於當代藝術之應用與發展,將會進行完整之蒐集與展現。

再次感謝您關切臺灣攝影藝術發展,也希望您能夠繼續給予我們支持與指教。 敬祝 身體健康 萬事如意 行政院文化部 敬復 中 華 民 國101年5月25日




但早在5.5下午,因為龍應台將出現在中山堂光復廳《文化中心真的有文化嗎?》活動中,我曾帶了三封信:3.17寄出到文建會主委信箱的「攝影博物館」催生信(當日下午也曾託人送過)、一封4.20我打電話去文建會問過之後所收到的回函、一封4.23我又針對回函所寄到主委信箱的回應信,在活動後直接去見龍主委。(有關本人寫給文化部的兩封信和文化部回函請見:http://seeingimage.blogspot.com/2012/03/blog-post_18.html

龍應台把我的信交給她的助理,我問李助理:她會看嗎?她說上次那封她已經看過,但是要成立博物館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所以最後是交給部門的人員回覆我。我告訴李助理:當她是作家時,對台灣文化也是有著很高的期許,如今她到了這個位置,擁有更多的力量,應該可以做更多的事,大家對她期望很高,相信她壓力也很大,你們辛苦了。她的助理不斷點頭,然後說:我們保持聯絡。

其實這活動一開始我就邀請她助理參加了(她有跟我提到這活動),目的就是要讓她知道,我們會有所行動,但是我願意先用「文明」的方式來跟她溝通。接著就是5天後收到文建會羅小姐打電話來說明,並表示會一一向寄信者致電。



以上,是針對5.25晚間突然在臉書上出現一個名為「國家攝影博物館行動聯盟」組織,我認為應該要說明的事項。



5.27記:

關於5.26日有個「國家攝影博物館行動聯盟」所發動的「攝博館催生記者會」,本人在此聲明,我並無接獲任何通知,也完全不知情!原本,我對該聯盟的行動與訴求是抱予祝福和支持的,因為大家目標一致,有人願意多做一些事,我沒有理由反對。但是在看過他們的新聞稿、以及一些相關報導之後,我必須說:我對這些聯盟發起人感到心寒。

理由是,我相信這些聯盟發起人(其中5位是我臉友)對於4.20就發起的「一人一信活動」是知悉的(他們自己也承認),所得到的成效與進展也是可見的(從他們盜用信函就明白指出他們也一定知道),但是在這份新聞稿中,很明顯他們是「從頭開始」,從「呼籲」、從「連署」開始,然而在文化部已於5.10釋出善意回應的此時,這不僅是在抹煞500位支持「一人一信」活動以及14位寄出信函者的努力,也對社會大眾及媒體進行嚴重誤導(用意何在?),還對文化部有欠公道,更讓記者會已經失去了它的意義,並且讓那些支持記者會的藝文界人士一起蒙羞!!

另一方面:該聯盟還將文建會給本人的兩封回函交給記者,並誤導記者那是文建會給聯盟的回函(我已向該名記者取得證實,吳記者並且回覆,該信函是聯盟成員之一的張美陵所交付),關於如此重大的爭議點,該聯盟至今也仍無提出具體說明,還將本人在其社團的留言刪除!此舉已明顯證實該聯盟已經不是一個正義組織,如何承擔得起監督博物館的重責大任!!

關於「一人一信活動之效應」的理由,本人在此簡述如下:對於文化部所允諾的「國有財產局閒置空間再利用」之方案,很明顯是在回應本人第二封信函的內容,也就是說,這樣的善意回應絕對是來自「一人一信」的效果,但是至今,該聯盟仍一概否認其效應,反而將其解釋為「透過私人關係」所得到的結果,如果真是如此,為何在5.10下午第一次與攝影界大老莊靈會面時,該聯盟成員無一接獲會面通知(該聯盟成員之一簡永彬已經承認)?但是在當天上午,我們寄出信函的14位成員,就已經陸續接獲來自文建會羅小姐的電話通知,每個人都被一一詳盡告知龍主委的善意回應,並知道下午的會面。有關於此,該聯盟也不願做正面說明!




文化部有關「攝影博物館」的回應對照:

4.23施云給文化部的第二封信函(節錄):

一、不論將來「攝影博物館」設在何處,它絕對符合您在回函中所言的「須考量國家文化發展政策、區域均衡發展」、「衡量推動各項文化政策、文化設施興建計畫之必要性、優先順序及計畫期程等」,因為台灣目前還沒有任何一處城鄉有「國家級」的攝影文化研究機構,即使有「影像博物館」、「攝影中心」之類的官方機構,也都還只是區域性的,也沒有足夠資源可以做到全面性的典藏與研究,但是正如我前信所言:「其所扮演之承繼過去並延續未來之角色,實為刻不容緩之事,就如古蹟文物之保存,越晚做就越不容易,而這些都將是留予後代子孫的重要資產。」

二、本人所訴求的「攝影博物館」並無需新建龐大硬體館所,這是既浪費民脂民膏的不負責任施政方向,更是大而無當的無效果文化政策。台灣有足夠藝文欣賞人口的城鄉,我相信並不難找到現成而且閒置的館所可以作為將來成立「攝影博物館」的用地,以台北市而言,「松山菸廠」就是一個很理想的館址,以台北的大賣場與娛樂硬體建設之氾濫,已經不需要再錦上添花,倒是古蹟與綠地比率之低卻亟需加強維護與增設,如果能將「松菸」現址或類似的古蹟場所規劃為「攝影博物館」,不僅可節省下龐大的硬體建設經費,還可以用實際行動教育與說服民眾何謂真正「文化」與「文明」。


5.25文化部的第二次回應(5.10已先電話說過相同內容):

有鑒於近年國內藝術創作及展示空間明顯不足,本會近期內將透過財政部國有財產局瞭解國有閒置空間之現況,對於暫無長遠利用計畫之建築,尋求具體可行之機制與配套措施予以活化及再利用,除藉以紓解視覺藝術、表演藝術等長期以來缺乏硬體之問題,也兼顧積極結合地區文化、藝文特色,以創造多元之藝術風貌。

民間倡導設立臺灣攝影博物館一案,是前述國有財產局閒置空間再利用的首要任務,現階段本部將尋求具有典藏功能的公立機構,妥善保存有散佚之虞的影像資產,後續也將規劃自臺灣早期黑白攝影進入數位影像乃至於錄像藝術於當代藝術之應用與發展,將會進行完整之蒐集與展現。

5.27聯合報╱記者陳宛茜/台北報導

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副司長黃素貞指出,已請國有財產局研究既有閒置空間,尋覓攝影博物館的落腳處。此外,正在審核籌備計畫的電影文化中心,也可能加設攝影典藏與教育空間

(註:關於「教育」一項,施云在第一封信函中亦曾提及:以及攝影文化與教育在台灣始終不被政府重視的窘境....)



5.27的一則謬誤報導:

文化部:暫無預算支應新計畫
2012-05-27 01:09

中國時報

【吳垠慧/台北報導】
針對「國家攝影博物館行動聯盟」呼籲政府儘快成立國家攝影博物館,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副司長黃素貞表示,會向國有財產局徵詢卅坪以上的閒置空間釋放使用,或建議文化部所屬博物館和美術館擴大典藏攝影的空間等。
事實上,「行動聯盟」今年三月十七日曾送交「推動成立台灣攝影博物館」請願書給文建會。不過,文建會在四月十九日回函中明確表示:「未來五至八年內,本會推動多項重大文化(展演)設施及文化創意產業等軟硬體發展計畫,在現有推動計畫(如:文化創意產業計畫、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流行音樂中心、台中大都會歌劇院等),已產生預算排擠效應情況下,暫無餘裕支應新興計畫。」


其第二段內容所謂『「行動聯盟」今年三月十七日曾送交「推動成立台灣攝影博物館」請願書給文建會。不過,文建會在四月十九日回函中明確表示:.......』這內容明顯來自文建會給我的信件回函,而不是給該聯盟!但該聯盟針對網友詢問,不但沒有澄清訊息,還繼續誤導:『張美陵(該聯盟成員之一):但在我們發出記者會消息之後,文化部主動表示將有代表出席,並以書信提出初步解決辦法。算是態度大轉彎的善意回應。希望這個善意能持續,並邁向溝通與解決的實際行動。』

經本人28日致電向該名記者詢問,吳記者回覆:這是聯盟給她的資訊,並無說明此回覆信函是來自當時文建會給施云的內容!針對於此,我也曾向該聯盟多次反應,不但至今得不到他們提出的正面解釋,還將我的留言刪除!此舉已明顯證明該聯盟已經不是一個正義組織,如何承擔得起監督博物館的重責大任!!




5.30本人電洽文化部得知:

對於民間有攝博館的需求這事,龍應台從一上任就知道了,但是他們最初的態度就是如第一封回函所寫,想做的事太多、錢太少,沒有辦法每件事都做,所以攝博館的事只能先擱一邊,直到5.5我將第二封信親交給龍部長,信裡提到「閒置空間再利用」這事,他們才突然解了一個結,這就是為什麼後來文化部的回應裡面,不管是5.10上午的電話、下午的會面、5.25的回函、526的記者會,他們都在強調「會請國有財產局找出可用的閒置空間」這方面來著手,這是以前攝影界大老請願時從來就沒提及過的事,而他們訴求的對象也一直都以台北市政府文化單位為主,因為他們一心一意只想將攝博館設在台北市,這也就是我認為他們著力錯誤而我又跳出來的原因!促成文化部答應儘快成立攝博館的關鍵,已經呼之欲出!

我寫了那麼多,又如此憤恨難平,或許有人以為我是因為想借此成名或急於搶功卻落得一場空?但我從來就不認為推動一件事情就可以揚名立萬或有什麼好炫耀的,時間是無情的,人是健忘的,我何必急於去抓住一個不實際的東西?況且身為一位創作者,我所盼望的一直都是大家看見我的作品而不是我的人,這才是最大的鼓舞和自尊!從文章一開始我就說了:歷史真相是什麼,這才是我最在乎的事!如果一個人可以靠著自己的權勢地位就以為可以一手遮天、混淆是非真相,那我們現在所相信的又是什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