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每篇文章,皆為作者「施云」用時間與腦力所換來,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未經作者授權,請勿拷貝轉載,原網址分享可,謝謝!

2016年8月28日 星期日

淡水居民給林全院長的一封信

親愛的林全院長您好:

自從新政府上任以來,台灣人民莫不對你們抱著極大的希望,希望你們對於前朝的一堆爛帳可以加以改革,讓萬象更新,讓人民可以不必再辛苦上街頭,台灣從此有一個安心、愉悅的生活環境,雖然這些事不是一蹴即成,但至少是否可以讓我們看到你們的決心和一點實際作為。

最近您跟幾個公民團體面對面交談一些社會議題,我想這樣的作法,應該要給您掌聲,至少是過去歷屆院長從沒做過的事;但是,您知道嗎?台灣這個積惡習已久的社會,還有很多事情需要您了解,並徹底改革,否則台灣不用等敵人來攻打,人民為了生存、生活,就要自動投降了。

我這裡要舉一個例子,其中關鍵字是:環境倫理、新市鎮開發、文資保存、社會均富,什麼例子會牽涉到這些?我要講的是「淡江大橋計畫」。


這個交通建設計劃要從1880年代末期的「無殼蝸牛運動」說起,當時我仍是個矇懂無知的青少年,所以我只知道社會上有一群人因為買不起房子而走上街頭,其反應的正是房價連年高漲、社會貧富越來越不均。後來政府為了平抑房價,蓋了一些社會住宅,也陸續同意了更多建案,開發了幾個新市鎮,以為房子多了,價錢就跌了,「淡海新市鎮」就這麼被設計出來了。

淡海新市鎮當時分為三期,第一期400多公頃土地開發至今已超過25年,結果造成淡水房價不跌反升,為什麼呢?因為同時間淡水有了捷運、有了淡金公路,也計畫了淡北道路、淡江大橋、淡海輕軌,政府每喊出一項交通建設計畫,淡水的房價就漲一次,紅樹林、淡海新市鎮更因此蓋起了一棟棟拔地而起的大樓豪宅,讓淡水原本是一個歷史文資豐富的小鎮,在短短二十年間變成一座市長眼中的「曼哈頓」,那個充滿資本主義的地方!

資本主義帶來的最大危機就是造成社會的貧富嚴重不均,與當年無殼蝸牛前輩們要的「平價住宅」難道是相符的嗎?加上臺灣在這二十年進入少子化社會(當然也是貧富不均造成),房子越蓋越多、房價越來越高,買不起的更加買不起,也沒這麼多需求量的情況下,已經造成156萬空宅,佔了所有屋宅的將近20%,政府依然任由建商蓋房子、炒房價,左手賣右手,造成經濟成長假象,也造成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您的優秀幕僚這麼多,相信你們不會看不見,也不會不懂其中道理,但難道你們都不擔心台灣的未來嗎?

拉回到淡海新市鎮和淡江大橋。淡海新市鎮開發至今,仍有七成閒置土地,所蓋的大樓房舍也只有三成進住率,人口數是你們預期的10%,差不多是一萬人,顯然是一個超級失敗的新市鎮計畫,為什麼呢?因為淡水離北台灣的主要生活圈、工作區,也就是台北市有一段不算太近的距離,加上房價不斷上漲,從個位數到現在的三字頭、四字頭,再加上淡海的冬天海風凜冽、竹圍交通的天然瓶頸、捷運的擁擠不堪,讓新市鎮發展遠遠不如其他臥房型城市,這是很難克服、改變的先天與後天體質。如今你們為了一個失敗的新市鎮計畫,還要再進行另一個蓋大橋的計畫,難道有了大橋,這些不良體質就會改變嗎?淡水會從此離台北市比較近嗎?會讓竹圍交通比較好嗎?會讓捷運比較不擠嗎?會讓東北季風不要吹進淡海嗎?

圖說:晚上八、九點看淡海新市鎮,顯示樓房進住率約三成。(攝影:施云)

或許在你們的想法裡,有了淡江大橋確實可以改善交通、拉近距離,因為有些車子會從關渡橋轉移到淡江大橋,這我相信,你們預估的三成,我想也差不多,但是你們有算到人的行為因素嗎?許多原本因為塞車而不開車的人,他會因為有了大橋而改成開車通勤,或是改成開車到淡水、北海岸,過沒多久,竹圍又要塞了、淡水市區與淡金公路更塞了,而淡海新市鎮呢?房價也更高了,買不起房的人更多了,繼續蓋下去,空屋率也更高了,浪費的資源也更多了,我們的天空線更擁擠了,那些炒房的投資客荷包有的更飽滿了,有的可能要跑路了,銀行呆帳也越多了,這些種種社會現象,相信您的優秀幕僚會比我更清楚,但是你們怎麼都不擔心呢?

台灣社會現在很需要居住正義,只因居住是基本人權,就跟吃飯、工作一樣,但難道蓋更多樓房就可以實現居住正義嗎?既然不需要蓋那麼多樓房,淡海新市鎮也不會有更多人口,那為什麼還要去蓋一座150多億的44公尺寬,相當於一座台北大橋橋面的大橋呢?您知道嗎,淡江大橋落在淡水河口上,八里的「國家重要溼地」,也就是台北港北堤濕地,已經因為它而縮小範圍,上面的一些生物,包括已經在那裡繁殖的鳥禽已經失去了牠們的家園,一些瀕臨絕跡的保育類鳥禽也可能不會再回來了,我們卻是為了一座發展不起來的空城而剝奪了牠們的生存空間,難道讓萬物共存不是我們的責任嗎?

另外,淡水夕照,我想院長您應該看過吧?或者至少也應該聽過吧?自古赫赫有名,許多人來到淡水就是為了在淡水老城區的河畔等待她沒入河口的那一刻。如今大橋就擋在河口,您要我們將來的子孫對於「海口嚥日」景象只能憑想像,或是看著老照片怨嘆我們剝奪他們的視野嗎?台灣對於文化資產已經漠視很久了,每一個新的殖民者到台灣,他們想做的就是摧毀歷史、摧毀文物,讓這片土地上的人民忘了過去、忘了祖先,然後成為殖民者要我們當的子民。但不管先來後到,我們都是台灣這片土地的孩子,她總是以最大的包容來面對我們對她的傷害,但她偶爾也會反撲,要我們記取教訓,要我們與這片土地和平相處,如今我們還是學不會,要毀了自古以來多少文人筆下的夕照,要扼住孕育北台灣的母親河河口,也毀了許多生物的家園。

更糟糕的是,我們也冒著河水氾濫或是行車安全的危險在蓋這座大橋,怎麼說呢?淡水河過去不是沒有排洪問題,幾次大水淹了就忘,但忘了還會再來。淡水河的泥沙自從北台灣被過度開發之後就越來越多,後來部分被石門水庫攔沙壩攔了下來,但河沙還是堆積了不少在河口,因為那裡水面相對遼闊,河速減緩,部分河沙就堆積在那裡,所以淡水有人以採拾文蛤維生。但是近年來,這個河沙被台北港北堤所產生的突堤效應所影響,河沙堆積在河口,每過一陣子就要人工清沙,不清的話河水排不掉,淡水河兩岸的居民和城市就要倒楣了。如今你們要蓋一座大橋在河口,橋墩勢必又阻礙了排沙,不僅人工清沙要越頻繁,萬一清沙量沒拿捏好,那可是會垮橋的!所以到底是要河水氾濫還是要垮橋呢?

(圖說:台北港北堤攔阻了海流帶來的沉沙,堆積後成了沙洲溼地,沿綿到淡水河口。攝影:施云)

或許您會說,這些都曾經做過環境評估,政府請了很多專家把關,沒問題的!那您知道嗎?1999年的環境評估只審了三次吧,完全沒有進入更嚴格的第二階段,這座大橋就這麼通過環評了呢!如今大橋從原本的33公尺寬到現在為了輕軌可以通過而改成44公尺寬,也還是沒有重新環評,量體多了三分之一的大橋,為什麼不用重新環評呢?難道我們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就這麼比不上那些殷殷期盼大橋落成的開發商們嗎?就算連結淡水河河口兩岸是許多當地人的期望,但政府也應該要給民眾一座安全的橋樑吧?還是要等出事了再來國賠?那計畫蓋橋的人、贊成蓋橋的人呢?都不必負責嗎?拿著人民的安全與資源去給少數人獲利,這難道符合社會公平正義嗎?這難道是新政府要繼續做的事嗎?

以上,我可能寫得有些凌亂,讓您迷糊了,我可以再簡單整理一下淡江大橋的數條罪狀讓您清楚:一、大橋所連接的新市鎮只會是空城,這將是一座平日使用率很低的橋樑;二、淡水河的水文將會受大橋影響而改變,泥沙淤積將可能造成洪犯更加嚴重;三、國家重要溼地已經因為大橋而毀,將來河口生態浩劫只會更加嚴重;四、淡水夕照、十三行遺址、清法戰爭古戰場等重要歷史場景與文資都要因為這座大橋而消失;五、淡江大橋只會讓假日的淡水市區和淡金公路的交通更加惡化;六、八里台北港的砂石車有一部分可能會順著大橋來到淡水,淡海新市鎮的生活品質將受影響;七、大橋建設經費一漲再漲,已經來到150多億,會加重台灣未來子孫的負擔;八、大橋等交通建設會讓淡水房價上漲,真正需要房子的買不起房,卻飽了投資客的口袋,拉大貧富差距;九、淡橋建設經費一部分來自二三期淡海新市鎮的開發,徵收人民財產去炒作房地產根本不公不義;更何況淡海將來還要開發觀光賭場,讓淡水成為洗錢天堂,這些淡水人都知道嗎?

一個沒有經過確實環評的建設案,一座爭議性這麼多的大橋,當時的民意調查問卷居然只有1102份,沒有聽證會、沒有公聽會,只有大橋計畫的說明會,然後就要當地人接受這座不公不義的大橋,更何況它所影響的景觀、文資、環境、資源是全台灣人的,請問政府可以這麼草率為之嗎?前朝的爛帳,新政府不該跟風,即時停止吧!大橋主橋今年年底就要發包施工了,至少要重新環評,並且進入二階,不要造成永遠的遺憾啊!

我是一位在淡水住了15年的小老百姓,淡江大橋若蓋成,從我家上橋只要5分鐘,但並不是所有淡水人都希望有這座大橋的。我或許人微言輕,但是政府制定的環評法,你們自己要遵守吧?淡江大橋絕對有資格進入二階環評,絕對「對環境有重大影響之虞」,為什麼你們可以自行違法亂紀呢?這叫人民如何守法守規呢?請立即停建淡江大橋,重啟環評並進入二階!

我在此替台灣的子孫與環境謝謝您!

文字工作者、紀錄片導演:施云 敬上


(「反淡橋、護夕陽」邀請大家加入連署:http://goo.gl/WzIha0

(原文刊登在「公民行動資料庫」:http://www.civilmedia.tw/archives/5274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